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史红刚故意杀人案

2014-09-09 16:28:06 来源: 本站

 

                                                                                             
 
 
 
 
 
 
 
 
 
 
 
 
 
                  史红刚故意杀人案
 
              (证据审查)
 
 
 
 
 
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杨国栋 郭双喜
 
 
 
 
 
 
(一)首部
1、裁判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邯市刑初字第135号刑事判决书。
二审裁定书: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冀刑一终字第53号刑事裁定书。
复核裁定书:最高人民法院(2013)刑四复字第19861218号刑事裁定书。
     2、案由
     故意杀人
     3、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河北省邯郸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滑学增。
 被告人(上诉人):史红刚,男,1977年7月27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河北省磁县台城乡西城基村四组农民。2006年3月,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2009年11月9日被释放。2010年9月2日因本案被逮捕。
 一审辩护人:沈慧芬,北京德和衡(邯郸)律师事务所律师。
     二审辩护人:张希军,河北诚和通商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一、二、复核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郭双喜;审判员:李现海、张树刚。
二审法院: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梁贤勇;代理审判员:张旭正、张丽霞。
复核法院:最高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李健;审判员:付双全;代理审判员黄嵩。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2012年12月11日。
二审审结时间:2013年8月13日。
复核审结时间:2014年2月27日
(二)一审情况
1.一审诉辩主张
公诉机关诉称:
2009年11月份以来,被告人史红刚与妻子杜春燕感情不和,杜春燕经常住娘家并提出离婚,史红刚不同意遂对杜娘家人产生不满。2010年8月14日晚23时许,史红刚在邯郸市邯山区北张庄镇西孙庄村其岳父母杜明田(时年55岁)、申秀芹(时年55岁)家喝酒后,顿生杀害杜明田、申秀芹之念。史红刚在东屋将申秀芹摔倒在地,用双手猛掐其颈部,将申掐晕,用一根绳子将其双手捆绑住。史红刚又到北屋东里间拿出一把菜刀,朝睡在床上的杜明田的颈部猛砍数刀,将杜当场杀死。史红刚返回东屋,见申秀芹苏醒,再次用双手猛掐其颈部,并将申秀芹拽至北屋中厅,将一塑料袋套住申的头,用双手猛掐其颈部,又将申秀芹当场杀死,后史红刚携带杜家房门钥匙逃离现场。为毁灭罪证,史红刚于次日下午17时许返回杜明田、申秀芹家中,将杜家食用油倒在杜明田、申秀芹尸体上,点火焚烧尸体未逞。16日下午13时45分许,史红刚驾驶摩托车购买一桶机油再次来到杜明田、申秀芹家中,将机油倒在杜明田、申秀芹尸体上,打开煤气罐开关,点燃大火焚烧尸体,逃离现场,后被赶来的村民将火扑灭,共烧毁财物价值32320余元。20108月16日被告人史红刚被公安机关抓获。
公诉机关提交的证据有现场勘查笔录、物证、刑事科学技术鉴定、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等。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史红刚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一百一十四条,应当以故意杀人罪、放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且系累犯,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五条的规定从重处罚。
被告人史红刚辩称:其没有实施过起诉指控的犯罪行为,在侦查阶段的有罪供述是受到审讯人员刑讯逼供、诱供情况下做出的。
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起诉指控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2.一审事实和证据
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
2009年11月份以来,被告人史红刚与妻子杜春燕感情不和,杜春燕提出离婚,史红刚不同意遂对杜的娘家人产生不满。2010年8月14日夜,史红刚在邯郸市邯山区北张庄镇西孙庄村其岳父母杜明田(殁年55岁)、申秀芹(殁年55岁)家喝酒后,顿生杀害杜明田、申秀芹之念。史红刚在东屋将申秀芹摔倒在地,用双手猛掐其颈部,将申掐晕,用一根绳子将其双手捆绑住。史红刚又到北屋东里间拿出一把菜刀,朝睡在床上的杜明田的颈部猛砍数刀,将杜杀死。史红刚返回东屋,见申秀芹苏醒,再次用双手猛掐其颈部,并将申秀芹拽至北屋中厅,将一塑料袋套住申的头,用双手猛掐其颈部,又将申秀芹当场杀死,后史红刚携带杜家房门钥匙逃离现场。为毁灭罪证,史红刚于15日下午返回杜明田、申秀芹家中,将杜家食用油倒在杜明田、申秀芹尸体上,点火焚烧尸体未逞。16日下午,史红刚驾驶摩托车购买一桶机油再次来到杜明田、申秀芹家中,将机油倒在杜明田、申秀芹尸体上,打开煤气罐开关,点燃大火后逃离现场,后被赶来的村民将火扑灭,房中财物被烧毁。日被告人史红刚被公安机关抓获。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邯郸市公安局邯山区分局邯山公(刑)勘〔2010〕0513号现场勘查笔录记载:现场位于邯郸市邯山区北张庄镇西孙庄村杜明田家。东院铁门门锁损坏。院内北侧平房四扇窗户已烧毁,屋顶、墙面见有火烧的痕迹,房内中厅门东侧有一烧坏拖布头、窗台上有白瓷碎片。东屋内有一液化气罐,呈开启状;火炉台东北角有一把菜刀;地上见有一具烧焦的尸体,尸体头西脚东,趴于地上;西北角一张烧毁的床上有一具烧焦的尸体,尸体头北脚南,趴于床上,移走尸体后见有燃烧后残留的手机零件、床单和褥子。
现场提取:损坏的门锁、烧坏的拖布头、塑料袋、菜刀、手机零件等。
邯郸市公安局邯山区分局情况说明记载:现场垃圾桶内玻璃碎片上见有弧度、有杯底,系水杯碎片。2010年8月16日,技术人员对现场勘查后进行了封存。同月19日,在史红刚供述后,根据其指认,在北侧平房中厅门内东侧靠南墙见有烧坏的拖布头;在中厅门西侧窗台和地面见有白瓷碎片;在北侧平房南侧的垃圾桶内见有玻璃碎片。并附有现场勘查工作(原始)记录复印件印证以上情况。
(2)邯郸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邯)公(刑)鉴(尸检)字[2010]138号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记载:尸体高度碳化;下颌骨三处横形砍裂性骨折;颈椎后侧可见四处骨折砍痕。系死后焚尸。检验意见:杜明田系锐器砍击头颈部致创伤性休克死亡。
(3)邯郸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邯)公(刑)鉴(尸检)字[2010]139号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记载:尸体高度碳化;左枕部残余头皮内侧有一挫裂创,可见头皮下出血;颈部肌间可见出血;系死后焚尸。检验意见:申秀芹不排除机械性窒息及外伤死亡。
(4)邯郸市公安局邯山区分局提取笔录、扣押清单及说明记载:
2010年8月16日23时30分许,在史红刚到刑警队接受询问时,扣押了其所骑车牌号为冀DXJ117豪爵牌摩托车一辆。
2010年8月17日,根据杨捧娣证言,在邯郸市劳动路“和平招待所”提取了杨用来擦去史红刚油脚印的拖布。
2010年8月17日上午,在史红刚指认下,在磁县东城基村史红刚家中提取了其近几日来所穿拖鞋、所骑摩托车(车牌号为冀DXL036)、所持手机两部(手机号码分别为:15133067563、15081771581)。
2010年8月19日,根据史红刚指认的地点,在高新平的摩托车维修门市提取了密封全新的大阳牌SAE15W-40机油一桶。
经调查走访,火灾发生前后,杜明田、申秀芹夫妇失踪,遂初步认定火灾现场为该二人的尸体。经检验,现场床上的尸体为男性;地上的尸体为女性。在尸检时,分别提取了尸体上的肋软骨。并分别标明为“杜明田肋软骨”、“申秀芹肋软骨”。
2010年8月17日,提取了杜明田女儿杜芬的血样。
(5)邯郸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公(邯)鉴(物证)字[2011]0361号物证检验报告记载:经DNA检验,所送标有“杜明田”字样的软肋骨所属个体、标有“申秀芹”字样的软肋骨所属个体与“杜芬”符合生物学父母-女遗传关系。
户籍证明及村委会证明证实:杜芬系杜明田与申秀芹的亲生女儿。
(6)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公物证鉴字[2010]6041号物证检验报告记载:经气相色谱/质谱法对矿物油成分检验,现场男尸下床单、褥子及床板上褥子,和平招待所提取的拖布中均检出动植物油成分。史红刚的一双拖鞋中检出C14-C31的直链烷烃。史红刚骑过的冀DXL036摩托车的左右把套及左右脚蹬子中检出C14-C36的直链烷烃和动植物油成分。史红刚骑过的冀DXJ117摩托车的左右把套及左右脚蹬子中检出动植物油成分。SAE15W-40机油中检出C14-C33的直链烷烃成分。
(7)邯郸市公安局邯山区分局辨认笔录、提取笔录记载:2010年8月19日12时30分许,史红刚指认杜明田家东南过道内东侧民房(杜明堂家)西墙根草丛处为其丢弃杜明田家钥匙的地点;侦查人员在该处发现并提取了钥匙一串。
2010年10月17日,侦查人员分别组织杜芬、杜帅(被害人的子女)对钥匙串进行混合辨认,二人均准确辨认出公安机关提取的钥匙串为其母亲申秀芹使用。
经侦查人员比对,提取的其中一把钥匙与杜明田家西院院门门锁相匹配;另一把钥匙与现场提取的挂锁相匹配。
(8)邯山区公安分局调取的史红刚等人手机通话记录及短信记录显示:
史红刚手机(15133067563)2010年8月15日5时43分向杜春燕手机(15511038831)发短信一次,8月16日10时45与杜春燕手机通话一次。
史红刚所用其女儿手机(15081771581)2010年8月15日6时07分与杜芬手机(15100446806)通话一次;6时13分与杜春燕手机(15511038831)通话一次;6时18分向杜春燕手机发短信一次;8月16日10时48分与杜芬手机通话一次。
申秀芹手机(15531017680)2010年8月14日12点24分至12点52分间与史红刚女儿手机通话4次。
邯山区公安分局浴新南刑警队办案说明记载:2010年8月25日,为核实史红刚供述,经邯郸市公安局报省公安厅查询申秀芹手机(15531017680)所发短信情况如下:8月15日17时至18时19分向杜春燕手机(15511038831)发短信三次。短信内容前两次为“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手机坏了,没有音了”;第三次为“你回家买个大锁,你爹又把那个钥匙也丢了,我们都走西门了。”;8月15日23时向杜春燕的另一部手机(15232027575)发短信,内容为“你爹又差点和那个狗操的打起来,你看着急吧,你爹又喝多了。”
(9)证人石太旗证明:2010年8月16日下午3时许,其见杜明田家着火,后发现杜明田家北屋东里间有两具烧毁的尸体,就打电话报警了。
(10)证人郭川(被害人邻居)证明:杜明田家着火的那天中午,其在家门口看到一个骑红色摩托车的光头男子(不是本村的)从杜明田家西门出来向南走了,车把上挂有一个塑料袋。
(11)证人郭瑞平证明:2010年8月16日下午3时许,其发现杜明田家着火,就招呼周围的人去救火。其见杜明田家南侧铁门锁着,就用砖将门锁砸开,见堂屋门关着,正在燃烧,4时许,将火扑灭,发现堂屋东侧屋内床上和地上各有一个被烧焦的人。
证人杜明银、孙红伦、杜金山所证主要情节与郭瑞平所证一致。
(12)证人杜明海证明:杜明田家平时住着杜明田和申秀芹两人。这两个人脾气比较好,其未听说和别人有何矛盾,只听说他家大女儿正在闹离婚。
杜金山证言与杜明海所证一致。
(13)证人王兰云证明,2010年8月14日19时30分左右,其在申秀芹、杜明田家中见到他们正与大女婿在北屋中厅吃饭。以后再没见过二人。
邯郸市公安局邯山区分局辨认笔录记载:2010年9月8日,侦查人员组织王兰云对照片混合辨认,其辨认出史红刚就是8月14日晚在申秀芹家吃饭的大女婿。
证人郭丰生证明:杜明田8月14日上班(给村里人建房),晚上6时多下班,15日、16日未请假没上班。其这两天到他家找他,见他家街门锁着。
(14)证人杜玉信证明:2010年8月15日17时许,其在村西南看到杜明田的大女婿骑一辆红色两轮摩托车,由南向北进村,车把上挂着干面条。
证人王花梅(被害人家西邻居)证明:2010年8月15日下午6时许,其见杜明田大女婿骑一辆摩托车从杜明田家方向过来,他说他娘没在家,把面条放其这。到晚上7-8时,其发现杜明田家大门还锁着,屋里黑着灯。
邯郸市公安局邯山区分局辨认笔录记载:2010年9月8日,侦查人员组织王花梅对照片混合辨认,其辨认出史红刚就是8月15日下午让其转交挂面的人。
(15)证人王昌玲证明:2010年8月15日中午14时左右,其曾给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做过按摩。
邯郸市公安局邯山区分局辨认笔录记载:2010年8月18日,侦查人员组织王昌玲对照片混合辨认,其辨认出史红刚就是8月15日来做按摩的人。
(16)证人付国芹(军营路足疗店服务员)证明:2010年8月15日晚,有一位男性在其屋内留宿,并和其发生了性关系。他说他刚洗了澡剃了头。
邯郸市公安局邯山区分局辨认笔录记载:2010年8月17日,侦查人员组织付国芹对照片混合辨认,其辨认出史红刚就是8月15日晚来做按摩的人。
(17)证人杨捧娣(和平招待所老板娘)证明:2010年8月16日11时左右,一个光头、穿浅卡其色裤子、黑白道夹脚拖鞋的年轻人住到其招待所。约20分钟后,他出去了。约一个多小时后,他从外边回来,鞋上、脚上全是油,他就在旅店门口的水池子里洗脚、刷鞋。他说是修车沾的油。他脚上沾的油比较干净,不像修车的那种油污,闻不到油的味道。后其给他找了一个叫文文的女子,他俩就到204房间去了(证人李文玲证明此情节,并证发生了性关系)。因地上全是油,其用旅店内的墩布墩干净。
邯郸市公安局邯山区分局辨认笔录记载:2010年8月17日,侦查人员组织杨捧娣对照片混合辨认,其辨认出史红刚就是8月16日来住店的人;11月25日,又组织杨捧娣对拖鞋混合辨认,其辨认出公安机关提取的拖鞋与史红刚在“和平招待所”所穿、所洗拖鞋外观样式相像,是同类型的拖鞋;8月18日,组织李文玲混合辨认,其辨认出史红刚就是8月16日来按摩的人。
(18)证人高新平(摩托车修理门市老板)证明:2010年8月16日,一个骑摩托车的男人到其门门市以12元价格购买了一桶大阳牌机油。
(19)证人孙萍(康德商场四楼服务员)证明:(向其出示史红刚照片)这个人8月l6日下午3时以后来买了一条米黄色裤子。
(20)证人杜春燕(被告人妻子)证明:史红刚2009年11月份被释放,其要离婚,史不愿离。8月15日5时4分,史红刚用他自己的手机(15133067563)给其发过短信。当天6时19分他又用其女儿的手机(15081771581)给其发过短信。8月16日11时许,史又用他本人的号给其打过电话。8月15日17时许,其母亲的手机(15531017680)发短信:“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的手机坏了,没有声音了。”这条短信连续发了两遍。之后又发了一条短信:“家南门钥匙丢了,以后从西门走。”这三条短信发得比较快,其母亲平时发得没这么快,也不用标点符号。其在案发前后还有一个手机卡(15232027575)当时卡没装,是否收到短信不知道,卡后来丢了。
证人杜芬(被害人次女)证明:其姐夫史红刚刑满释放后,其姐和他一直闹离婚。2010年8月15日6时许、16日上午,史红刚都给其打过电话。其父母被杀后,其发现父母家东屋床上原来套有绿色被罩的被子、粉红色花毛巾被和米黄色花毛巾被都不见了,过道下两个绿色木方凳少了一个。
证人史志福(被告人父亲)证明:平时史红刚在家住,2010年8月14、15两天晚上未在家住。
(21)邯郸市公安局邯山区分局浴新南刑警队的说明和史红刚入所体检表及参与办理该案的民警郑勇智、李怀鹏、陈永强、陈德忠出庭作证均证明:在办理该案过程中没有刑讯逼供、指供诱供;史红刚进入看守所时没有外伤。
证人郭丰军、杜小强(史红刚指认、辨认现场时围观群众)证明:公安机关是在史红刚的指认下找到并提取的钥匙。
(22)河北省磁县人民法院(2006)磁刑初字第17号刑事判决书记载:被告人史红刚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剥夺政治权利一年。释放证明书记载:史红刚于2009年11月9日被释放。
(23)被告人史红刚2010年8月18日下午第一次接受讯问时供述了全部犯罪事实,公安机关对此次审讯进行了全程录像并制作了光盘。庭审中播放了该录像。
史红刚在侦查阶段供述:其从监狱被释放后,妻子杜春燕和其闹离婚。2010年8月14日晚,其在岳父母家吃饭、喝酒后,想到杜春燕一直和其闹离婚,不想让自己母亲死在岳父母前面,就想把岳父母杀了。当晚23时许,其把老岳父扶到北屋东里屋床上躺下后,回到东屋故意将喝水杯子拿起来摔碎在地上,岳母听到声音后进到东屋。其从岳母身后用右手使劲往后勒住岳母脖子,将她仰面放倒在地,双手使劲卡住岳母脖子十分钟左右,岳母口鼻子流血不动了,其找出一条白色的细绳子将岳母双手背着反捆起来,从床上拿一块米黄色毛毯将岳母头给包起来缠住。其又进到北屋东头里间,看到老岳父正趴着在床上睡觉,就找了一把菜刀朝他脖子处连砍了几刀。后其到东屋把岳母扶到北屋中厅,岳母一直给说好话让其放过她,要给杜春燕打电话劝她回家。凌晨4时许,其害怕有人敲南门进来,就拿着南门锁从西院西门出去将南门从外边锁上。5时30分许,其用一红色塑料手提袋将岳母头套起来,用双手使劲掐住岳母脖子将她掐死。其到东屋用拖布将地上血拖掉,怕有味又找了一瓶瓷瓶装的白酒倒在地上将白酒点着,等火灭了,又用拖布拖了拖。其将白酒瓶放在北屋中厅内西侧窗台上,拖布放在东侧,又将岳母尸体拖到北屋东里间,头西脚东趴在地上。15日l3时,其骑摩托车到磁县段水泵厂路口处将摩托车存在存车处(该处管理员李永旺证实此情节,经其对照片混合辨认,辨认出了存车的史红刚),就往邯郸市走了。为了制造假象,其到邯山街与劳动路交叉口西南角一门市内,以20元买了十斤干面条,又顺着劳动路往西走到路北一修手机门市为其和岳母手机及女儿手机各交了20元话费(该门市老板姚新国证明此情节,并提交了交费记录)。其又骑摩托车到岳父家,在尸体上浇上岳父家食用油,点上蜡烛,又从门楼处找了一把方凳子,放在点着蜡烛的木头上面,并在方凳子上放了一个毛毯。8月16日下午,其购买机油后,骑着摩托车回到岳父家,进到屋里发现只冒烟没着火,地上到处都是食用油,其双脚都沾满了油。然后其打开机油桶将机油分别倒在尸体上,又将东里间煤气罐上的塑料管用菜刀割断,用塑料袋将通向煤气罐的管口缠住,并打开煤气罐阀门,用打火机点着火后,关上屋门和西院门,骑摩托车离开现场。其把岳母手机放在岳父所在的床上,开门用的钥匙丢在岳父家东面一小十字路口旁边的草丛里;菜刀放在北屋东里间南墙铁炉子附近。其所供为制造假象用被害人的手机给杜春燕发短信、让邻居转交挂面、打电话探听消息以及嫖娼、购买并更换衣服等情节与以上其他证据相互印证。
辨认笔录记载:2010年8月19日,侦查人员先后组织被告人史红刚对杀人焚尸地点、抛弃钥匙地点、购买机油地点、存放摩托车地点进行了辨认,均辨认准确。
庭审中,被告人史红刚对公安机关提取的拖鞋、手机、钥匙进行了辨认,辨认准确;对现场提取的菜刀不能确认。
3.一审判案理由
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对于被告人史红刚所提在侦查阶段是受到审讯人员刑讯逼供、诱供才做出有罪供述的辩解,经查,当庭播放的审讯录像显示整个审讯过程中史红刚表现自然、放松,主动供述,不存在刑讯逼供和指供诱供现象;入所体检表记载史红刚在进入看守所时没有外伤,且在看守所内其还曾多次做过有罪供述,所供犯罪情节稳定;参与审讯的侦查人员出庭作证,均证实没有实施过刑讯逼供和指供诱供行为;故对其辩解不予采纳。
对于被告人史红刚所提没有实施过起诉指控的犯罪行为的辩解和其辩护人所提起诉指控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经查,1、史红刚供述了许多公安机关当时并不掌握、又与其犯罪直接相关的情节,并最终得到了印证。(1)根据史红刚供述和指认提取了一串钥匙,经辨认和比对,确认为被害人家钥匙;(2)史红刚供述先后在尸体上洒食用油和机油放火,第二次放火时双脚在现场都沾满了油污,后来到“和平招待所”洗刷;招待所老板证明用拖布拖过史红刚双脚留在地面的油污。后经物证鉴定,现场男尸下床单、褥子、和平招待所的拖布、其所骑摩托车上均检出动植物油成份;其所穿拖鞋、所骑摩托车上检出机油成份;(3)史红刚供述为骗其岳母进屋故意摔碎玻璃水杯及为清理东屋内血迹先用白酒烧又用拖布拖,并供述了上述物品最终放置的具体位置,后在史红刚的指认下,在院内垃圾桶内、中厅西侧窗台上和中厅门东侧分别找到了玻璃水杯碎片、白酒瓶碎片和烧坏的拖布头;(4)史红刚供述杀人后为防止其妻杜春燕给丈母娘打电话引起怀疑,其使用申秀芹的手机卡给杜春燕发了三条短信,后通过省公安厅调取短信的内容与史红刚供述一致;同时第二条短信内容与其供述杀人后将南门从外锁住改走西门的情节相符;(5)史红刚供述为了制造其对岳父母死亡不知情的假象,在劳动路的一家手机门市为丈母娘的手机及自己和女儿的手机各交了20元话费,后公安机关根据其供述找到了手机门市老板并提取了交费记录,证实了该情节;(6)史红刚供述为焚尸购买机油的时间、地点和型号,公安机关根据其指认找到了其购买机油的门市并提取了相同型号的机油,门市老板也证明有人购买机油的情节。2、史红刚供述犯罪的时间、地点、手段等情节均得到了其他证据的印证。(1)史红刚供述杀人的手段及尸体的位置、姿势等细节与现场勘查、尸检报告记载一致;(2)史红刚供述杀人和焚尸过程中使用菜刀、被害人手机、被子、米黄色毛毯、方凳子、煤气罐阀门开启等情节均得到证人证言和现场勘查笔录的印证;(3)史红刚供述杀人当晚在被害人家中吃饭、让邻居转交挂面、打电话探听消息、放火后双脚油污回到“和平招待所”、到康德商场购买裤子、作案期间多次存取摩托车等情节,均得到了证人证言和通话清单的印证。3被告人史红刚庭前供述一致,能够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庭审中所提受到审讯人员刑讯逼供、指供诱供的翻供理由缺乏事实依据,应当采信其庭前的有罪供述。综上,全案证据与证据之间、证据与认定的案件事实之间不存在矛盾,已经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条,达到了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故对以上辩解和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被告人史红刚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并焚烧现场,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故意杀人罪罪名成立。对于指控的放火罪,经查,被告人史红刚出于毁灭罪证的目的放火焚烧与其他民房相隔、相对独立的杀人现场房屋,客观上也没有造成除杀人现场房屋外死者家其他房屋和邻居房屋被烧,不符合放火罪的构成要件。故对指控的放火罪不予支持。其放火行为可作为量刑情节予以考虑。被告人史红刚因对其妻子提出离婚不满报复杀害没有任何过错的岳父母,动机卑劣;其持菜刀猛砍熟睡中的岳父致其下颌骨三处砍裂性骨折、颈椎后侧四处骨折砍痕;掐死长时间处于极度恐惧、多次哀求的岳母;又点火焚烧现场,造成房屋被毁;其杀人手段十分凶残,杀人犯意特别坚决,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性和民愤极大;其因犯抢劫罪被判刑后不满一年内又犯故意杀人罪,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且其前后所犯两罪均属严重危害人民群众社会安全感和人身财产安全的严重暴力犯罪,法庭审理中又拒不认罪,说明其主观恶性极深,人身危险性极大。
4.一审定案结论
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作出判决:
被告人史红刚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三)二审情况
1.二审诉辩主张: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诉称:
其未杀人和放火焚烧现场。
辩护人辩称:
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案没有直接证据足以证明史红刚的犯罪事实,间接证据未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
河北省人民检察院出庭意见:原判认定史红刚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建议驳回上诉。
2.二审事实和证据:
经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确认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和证据。
3.二审判案理由:
同一审。
4.二审定案结论: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依法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四)复核情况
 1.复核事实和证据:
同一审。
3.复核判案理由:
同一审
4.复核定案结论:
核准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冀刑一终字第53号维持第一审对被告人史红刚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裁定。
(五)解说
本案是一起一人作案,杀死二人没有目击证人,现场被焚烧破坏严重,没有提取到与被告人犯罪相直接联系的客观证据,且被告人又当庭翻供的严重暴力犯罪案件。在被告人翻供、客观证据欠缺的情况下,审查现有证据是否达到了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是本案的难点。综观全案证据,被告人在侦查阶段的有罪供述是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唯一的、最有力的直接证据,在被告人又翻供的情况下,如何通过其他与被告人犯罪联系但不直接、并不紧密的间接证据来综合审查、判断被告人原有罪供述的真实性是本案的重点。在审理过程中,合议庭把握并运用了以下原则和方法对证据进行审查判断。第一,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审查被告人原在侦查阶段有罪供述的合法性。如庭审中,通过公诉机关对被告人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录像、入监所体检表以及参与审讯的侦查人员出庭作证的举证,排除了侦查机关对被告人采取逼供、诱供等非法方法获取有罪供述的可能性。第二,运用“先供后证”所取得证据的证明力更强的审查思维,判断被告人原在侦查阶段有罪供述的真实性。如本案中,根据被告人供述侦查机关提取了被告人作案后抛匿的被害人家钥匙、为防止妻子怀疑所发的手机短信内容以及部分行踪去向得到的查实印证等,对认定被告人原有罪供述的真实性发挥了极大作用。第三,通过对现场勘查、尸体检验报告、物证检验报告等刑事科学技术鉴定的审查,判断被告人供述的犯罪手段、犯罪后遗留的有关痕迹是否与被告人供述相吻合,有无矛盾之处。第四,通过综合其他间接证据,审查相互之间是否存在不一致之处,与认定犯罪事实之间有无反向指向。第五,对被告人的翻供理由认真审查,逐条核实,通过证据和逻辑判断确定被告人翻供理由的不成立。总之,通过对全案证据的综合审查与运用,使全案证据形成了完整的证明体系,达到了惩罚犯罪,保护人民的目的。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