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祁某某等三人犯受贿罪一案

2014-09-09 16:27:38 来源: 本站

 

祁某某等三人犯受贿罪一案
——贪污罪和受贿罪的辨析
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苏军良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永年县人民法院(2013)永刑初字第144号刑事判决
二审判决书: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邯市刑终字第284号刑事判决
2、案由:受贿(一审认定为贪污)
3、控辩双方的基本情况
原公诉机关河北省永年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祁某某,男,案发时任南沿村镇检查员兼谭庄等村片长。
辩护人杜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某某,男,案发时任南沿村镇谭庄村包村干部。
辩护人柴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某,男,案发时任南沿村镇城管分局队员。
4、审级:二审
5、一审法院:永年县人民法院
二审法院: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苏军良;代理审判员:伊贤颂、闫艳
(二)一审诉辩主张
1、永年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1年永年县广府镇旅游景区开展扩水淹地工程,需要占用南沿村镇谭庄村土地。被告人祁某某、王某某、李某某三人受南沿村镇人民政府指派,负责协助谭庄村进行水淹地丈量工作。在丈量过程中,三被告人利用职务便利,多量、多报水淹地亩数,通过谭庄村村委会主任李宾的先后二次领取水淹地补偿款共计7万元予以私分。其中祁某某分得25300元,王某某分得29900元,李某某分得14800元。认为被告人祁某某、王某某、李某某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的规定,应当以贪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永年县人民法院依法判处。
2、被告人辩解及辩护人辩护意见:
被告人祁某某、王某某、李某某认可起诉书指控的事实。被告人祁某某辩称:起诉书指控我分得25300元,实际上我分得20000元,有5000元在检察院立案之前李宾的让我退回了。被告人王某某辩称:测量是由县财政局负责,往上报亩数是由村里负责,我没有办法操作此事,只是从中配合;我所分得的29900元中有我们在谭庄村5亩地的补偿款,多出的才是不合理款。被告人李某某辩称:第一次分钱祁某某和王某某给我说的是领了3万元,我对领了6万元不知情;我们和谭庄村委会签有承包5亩地的协议,补偿款应从贪污数额中扣除;多量多报的情况我没有参与;我认罪、悔罪,积极退赃,希望法院对我从轻处罚。
被告人王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王某某没有犯罪的故意,公诉机关指控其犯贪污罪证据不足,其领取的款项属于承包地补偿款,不属于公款,不应当作为犯罪处理;即使被告人王某某的行为构成犯罪,其贪污数额应认定为3万元,因为按照当时的补偿政策,每亩地最高补偿8000元,被告人王某某在谭庄村承包有5亩地,补偿款应为40000元,除去这40000元后贪污数额应为30000元;被告人王某某系从犯,积极退赃,又系初犯、偶犯,请法庭对其从宽处罚。
(三)一审事实和证据
永年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永年县广府旅游景区扩水淹地,需占用南沿村镇谭庄村土地。被告人祁某某、王某某、李某某受南沿村镇人民政府指派,负责协助谭庄村进行水淹地丈量工作。在丈量过程中,被告人祁某某和谭庄村村委会主任李宾的曾向县财政局负责量地的工作人员提出多量点亩数。被告人祁某某又向李宾的提出量地挺辛苦,到时给点辛苦费。2011年7月,第一次补偿款发放后,被告人祁某某、王某某找到李宾的,李宾的给了二人6万元。被告人祁某某、王某某回到祁某某办公室,商量给被告人李某某说只领了3万元。二人通知李某某到祁某某办公室后,祁某某、王某某、李某某将3万元瓜分。被告人李某某离开后,被告人祁某某、王某某又将余下的3万元瓜分。被告人祁某某分得22000元,被告人王某某分得26500元,被告人李某某分得11500元。
2012年3月,第二次补偿款发放后,因李宾的因涉嫌犯罪被羁押,被告人王某某找到时任谭庄村党支部书记的杨喜军,杨喜军给了王某某10000元。这10000元,被告人祁某某分得3300元,被告人王某某分得3400元,被告人李某某分得3300元。
以上,三被告人共贪污70000元,其中被告人祁某某共分得25300元,被告人王某某共分得29900元,被告人李某某共分得14800元。破案后,三被告人主动退赃。
另查明,2013年1月30日永年县人民检察院在查处永年县南沿村镇谭庄村原党支部书记杨喜军贪污一案中发现祁某某、王某某、李某某涉嫌经济问题,经传唤三被告人,三被告人在检察机关尚未完全掌握其犯罪事实的情况下如实交代了从谭庄村村干部处领取款项并私分的犯罪事实。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三被告人供述及交待材料、证人李宾的、杨喜军、杨现坤证言、永年县南沿村镇政府关于三被告人基本情况的证明、谭庄村领取补偿款凭证等。
(四)一审判案理由
永年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祁某某、王某某、李某某利用职务影响,在谭庄村发放占地补偿款中侵吞公款的行为已构成贪污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尽管公诉机关指控三被告人利用职务便利,多量、多报水淹地亩数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但三被告人作为受南沿村镇政府指派协助丈量工作的人员,尤其是被告人祁某某作为包片片长,被告人王某某作为包村干部,其职务影响不言而喻,而三被告人正是利用了这一职务便利,侵吞公款,其行为应当认定构成贪污罪,对辩护人关于被告人王某某不构成犯罪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在贪污数额上,应当认定为70000元。被告人祁某某、王某某、李某某在检察机关尚未完全掌握其犯罪事实的情况下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可以认定为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李某某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案发后,三被告人积极退赃,在量刑时可酌情考虑。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祁某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王某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李某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
(五)二审情况
1、二审诉辩主张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祁某某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提出,其三人与谭庄村签订土地承包协议属实,所得钱款属谭庄村集体所有,没有利用职务便利贪污公款,不构成贪污罪。事后其通过王某某退给李宾的5000元,应予核减。其主动退赃,原判量刑重。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某某上诉提出,其索要的是其因承包土地而应得的土地补偿款,不是贪污,最多属于受贿。原判量刑重。王某某的辩护人辩护提出,王某某的行为属于受贿,不属于贪污,应以个人所得数额认定犯罪数额。王某某具有自首、退赃等情节,应从轻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某上诉提出,其在整个过程中作用有限,还出资了5000元,主观目的是通过承包土地获利,还积极退赃,请求轻判。
邯郸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出庭意见为,本案应定性为受贿犯罪,建议法院根据查明事实,依法改判。
2、二审事实和证据
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审被告人祁某某担任永年县南沿村镇检查员职务并兼任谭庄村等村的片长,原审被告人王某某担任谭庄村包村干部,原审被告人李某某担任南沿村镇城关分局队员。三原审被告人为日后牟利,向永年县南沿镇谭庄村村委会主任李宾的提出承包该村土地,并于2009年11月8日与该村党支部书记杨喜军、村委会主任李宾的签订了一份“宅基地证明”,载明将谭庄村北机动地五亩地卖给乙方(祁某某之子祁某、王某某、李某某)三人做为宅基地长期使用,乙方一次性付给甲方杨喜军、李大宾(李宾的)20000元。李宾的、杨喜军、王某某、李某某、祁朋在该协议上签名,并加盖永年县南沿村镇谭庄村村委会公章。签订协议后,被告人王某某、李某某每人出资5000元计10000元交给李宾的,但谭庄村至案发时未明确该5亩地的位置,更未将5亩地实际交给被告人祁某某、王某某、李某某三人使用。
2011年,永年县广府旅游景区扩水淹地,需占用南沿村镇谭庄村土地。被告人祁某某、王某某、李某某协助谭庄村进行水淹地丈量工作。在丈量过程中,被告人祁某某向谭庄村村委会主任李宾的提出要辛苦费。2011年7月,第一次补偿款发放后,被告人祁某某、王某某找到李宾的,李宾的给了二人6万元。被告人祁某某、王某某将其中3万元与李某某瓜分。其余下3万元由祁、王二人瓜分。其中被告人祁某某分得22000元,被告人王某某分得26500元,被告人李某某分得11500元。
2012年3月,第二次补偿款发放后,被告人王某某找到时任谭庄村党支部书记的杨喜军,杨喜军给了王某某10000元。该10000元,被告人祁某某分得3300元,被告人王某某分得3400元,被告人李某某分得3300元。
另查明,三被告人在检察机关尚未完全掌握其犯罪事实的情况下如实交代了从谭庄村村干部处领取款项并私分的事实。破案后,三被告人主动退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永年县南沿村镇人民政府关于被告人祁某某、王某某、李某某基本情况的证明及三被告人的户籍证明。
(2)证人李宾的证实,谭庄村与祁某某、李某某、王某某签订过5亩承包地的协议,但村里并没有机动地可供承包。祁某某说让写个空头合同,上边征地时他和上边交涉。祁某某是包片片长,其不敢不听。签订协议的具体时间就是协议书上写的那天。祁某某三人给的1万元钱上到村里的帐上了,后来这笔钱交到南沿村镇财政所了,垫交了谭庄村的村民合同医疗费、超生子女费。2011年其给祁某某、王某某6万元,祁某某等人认为要这6万元跟这个地有关系,实际上一点关系都没有。谭庄村就没有地,合同上也没有写地的四至,就是个空头合同。实际上这6万元钱是谭庄村淹地钱。永年洼扩水淹地淹了谭庄村大约220亩地,当时祁某某、王某某、李某某和财政局的一个靳科长在谭庄村量地,没有虚报水淹地的亩数。淹村民的地补偿款按村民被淹地的实际面积和每亩地4000元的标准给村民发放补偿款,一分钱都没有少给。因为有大队的地和没种苗的地,所以发完以后还剩了大概十几万。其领回淹地补偿款后,祁某某说让给拿个钱,其给了祁某某5万元,祁某某让再给1万元,就又给了他1万元。祁某某没有给我写收条,也没有其它手续。这6万元祁某某、王某某、李某某三人是怎么分的不知道。
(3)证人杨喜军证实,2010年一天与李宾的、祁某某、李某某、王某某吃饭时,李宾的说村里借了他们三人一万元钱,还写了一张稿纸,上面写着给他们三人三亩或五亩地,其在上面签了名字。合同上没有指名哪块地。一万元钱给了李宾的了,是李某某还是王某某给的,记不清了。2012年3月第二次水淹地补偿款下来后,王某某找到其说补偿款里还有其10000元,是李宾的答应其的。其无法找李宾的核实,王某某又是包村干部,就把10000元给了他,没有写收据。
(4)被告人祁某某供述,2009年11月8日和王某某、李某某商量说广府镇正在开发土地要涨价,王某某说谭庄村有30亩机动地,就把李宾的叫来,在饭店谈的事。当时在场人有李宾的、杨喜军、王某某、李某某,商量好把谭庄村5亩地卖给三人,当时付给李宾的1万元,是王选民、李某某每人各出5000元。当时写了一份协议,协议上写的2万元,多写了1万,是为了事后怕别人说要地价钱低。2011年秋季,谭庄村村后地因广府旅游扩水被淹,南沿村镇政府安排其和王某某、李某某到谭庄村丈量水淹地情况。其和王选民给李宾的说淹地钱取回来后给些辛苦费,李宾的说行。李宾的把水淹地补偿款领回来后的一天下午,叫其和王选民到他家,给了二人5万块钱,当时王选民说:“李某某的你不给他?”,李宾的又给了王选民1万元,共计6万元。到其办公室后,二人对李某某说李宾的给了3万元量地辛苦钱,把3万元分了。随后其和王某某分了剩余的3万元。其和王选民是镇里包村干部,李宾的是村长,跟他要辛苦费,他不好意思不给。
(5)被告人王某某供述,2010年秋天,祁某某跟其和李某某说让二每人出资5000元,祁某某负责跑手续从谭庄村买5亩地。祁某某是副镇长并且是谭庄村的包片领导,他和谭庄村村长李宾的关系非常好肯定不吃亏,其和李某某就同意了,并将1万元给了谭庄村支书杨喜军和村长李宾的,以其和李某某还有祁某某二儿子祁鹏的名义签了一份长期使用谭庄村土地的承包合同。但是村里一直没有给划地方,祁某某说广府快扩水淹地了,肯定不会让我们吃亏。2011年6、7月份,祁某某说谭庄村扩水淹地补偿款下来了,李宾的已经从镇里取走支票并从南沿村信用社取出了现金。其和祁某某到谭庄村李宾的家,祁某某向李宾的要我们在谭庄村承包的五亩地的扩水淹地补偿款,李宾的给了5万元。其和祁某某嫌少,又向李宾的要了1万元。到祁某某办公室后,祁某某从6万元中拿出3万元放进他办公室衣柜里,随后把李某某叫来。祁某某说李宾的给了3万元,三人每人分了1万元,随后祁某某从他的1万元中拿出3000元,给其和李某某每人1500元,说这3000元算是他后补的买地本钱。李某某走后其和祁某某平分了剩余的3万元。大概在2011年10、11月份,广府镇第二次扩水淹地。祁某某说已经和谭庄村支书杨喜军联系好了,让去找杨喜军领淹地补偿款。杨喜军给了其1万元,其分了3400元,李某某分3300元,祁某某分了3300元。
(6)被告人李某某供述,一天下午,祁某某对其和王某某说:谭庄村急着用1万元,让两人他凑凑,谭庄村给三人5亩地。并说跟着他不会吃亏。当天晚上,祁某某、杨喜军、李宾的、王某某和其吃饭时,杨喜军手写了一份合同,大概是:一次性付款1万元,5亩土地永久性使用,盖了村委会的公章,李宾的、王某某和其都签了自己的名字,祁某某在合同上签了他二儿子祁鹏的名字。2010年12月份左右的一天下午,祁某某把其叫到办公室说从谭庄村买的5亩地被广府旅游开发扩水淹地占了,补偿了3万元。其和王某某将各自的5000元拿出后,又分别分了6500元,祁某某分了7000元。2011年6月份左右的一天下午,祁某某告诉其谭庄村的那5亩地又补偿了1万元,其分了3300元,王某某分了3400元,祁某某分了3300元。谭庄村卖给三个人的5亩地,只知道在谭庄村村北,具体位置不知道。
(7)谭庄村村干部杨现坤证明有去一天李宾的家,见祁某某从李宾的家出来,手里拿着一沓子百元面额的钱。
(8)三被告人与谭庄村委会所签《宅基地证明》在卷。
(9)谭庄村领取补偿款的永年县乡村财政管理中心备用金领用凭证、现金支票、记帐凭证等在卷。
(10)河北省非税收收入一般缴款书证实三被告人退赃情况。
3、二审判案理由
对于三上诉人均提出领钱是由于曾与谭庄村签订土地承包协议的意见,经查,该承包协议既未按照应有的程序通过村民大会批准等合法形式取得,也未实际确定具体位置,根本未实际履行。所谓承包土地的补偿款根本就是三被告人向辖区村庄索要钱物的一种借口,不具有合法性。该意见不予采纳。
原判认定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祁某某、王某某、李某某犯贪污罪,但三人从谭庄村领取的7万元经查系从谭庄村集体应得的补偿款中支出的,其性质属于谭庄村集体所有款,而非村集体代发的土地补偿款;也没有证据证实三被告人在谭庄村的占地补偿工作具有职务便利。故原判认定三被告人犯贪污罪依据不足。
根据查明事实,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祁某某、王某某、李某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先是为日后牟利而要求承包其管辖范围内的谭庄村的土地,并签订虚假的承包协议。在谭庄村土地被淹获得补偿款后,明知所谓承包协议并未实际履行,根本不存在其所承包土地被淹的情况下,以所谓辛苦费、土地补偿款的名义向谭庄村村干部李宾的、杨喜军索要钱款,数额较大。其行为符合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规定,均已构成受贿罪。对检察员及王某某的辩护人所提本案应以受贿罪定性的意见予以采纳。
关于受贿数额,被告人王某某、李某某在签订承包协议时各出资5000元交给了谭庄村,并用于该村公务支出,故应从其得到的贿款中减去该5000元。对于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祁某某上诉提出事后其通过王某某退给李宾的5000元,应从犯罪数额核减的意见,经查,该5000元系其犯罪完成后为掩盖犯罪事实欲找人疏通才通过王某某准备给李宾的,所提意见无法律依据,不予采纳。因此本案祁某某的受贿数额为25300元,王某某的受贿数额为24900元,李某某的受贿数额为9800元。
4、二审定案结论
三被告人在检察机关尚未完全掌握其犯罪事实的情况下如实交代了犯罪事实,属自首,可从轻或减轻处罚。祁某某、王某某能够认罪悔罪,积极退赃,判处缓刑不致对所在社区产生重大不良影响,可适用缓刑。李某某受贿数额不满1万元,有自首和积极退赃的情节,可以免予刑事处罚。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三)项、第六十七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二)项、第二百三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永年县人民法院(2013)永刑初字第144号刑事判决;
二、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祁某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六个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某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六个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某犯受贿罪,免予刑事处罚。
(六)解说
1、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认定三原审被告人构成贪污罪不当。
(1)三人从谭庄村领取的7万元不属于公款。根据证人李宾的的证言,该村实际丈量被淹土地220亩(其中包含沟、路、没种苗的地),如实上报。镇里第一次拨付土地补偿款87万余元后,其又向镇里争取了66000元。这90余万元在按照实际被淹面积和补偿标准足额给村民发放补偿款后,由于村里也有地以及部分土地上没有种苗不用给补偿款,还剩下十几万元用于偿付村里的欠款,此外就是给三被告人的6万元。换句话说,谭庄村领取的90余万元中包含了给村民的补偿费以及谭庄村所得的补偿费,该村把村民的补偿费如实发放了,其余村里应得款中,给了三被告人6万元,其余用于村集体开支。因此,给三被告人的6万元是从村集体应得的补偿款中支出的,其性质应属于谭庄村集体所有款,而非村集体代发的土地补偿款。这一点从三被告人领款时未出具任何手续也可以看出来。
(2)原判认定三被告人在谭庄村发放占地补偿款中侵吞公款。但领取这7万元,三被告人怎样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不清楚。在量地时,三被告人的工作只是从中协助、协调,不具体负责丈量和填报,也没能影响丈量和填报工作,事实上该村也没有虚报亩数。而此后补偿款的领取发放等,三被告人也未参与。因此三被告人在谭庄村的占地补偿工作并没有职务便利,其所得7万元也没有利用职务便利。至于一审在论述三被告人构成贪污罪时,采取了“利用职务影响”的说法,这与刑法条文中的职务便利的说法是不符的,没有法律依据。
2、三被告人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先是为日后牟利而要求承包其管辖范围内的谭庄村的土地,并签订虚假的承包协议。在谭庄村土地被淹获得补偿款后,明知所谓承包协议并未实际履行,根本不存在其所承包土地被淹的情况下,以所谓辛苦费、土地补偿款的名义向谭庄村村干部李宾的、杨喜军索要钱款。其行为符合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规定,构成受贿罪。
(1)三被告人具有职务便利,并且利用了职务便利。祁某某案发时任南沿村镇检查员兼谭庄村所在片区的片长,王某某案发时任谭庄村的包村干部,二人均是直接主管谭庄村的国家工作人员;李某某也是谭庄村所属南沿村镇的城管队员,而且参与了谭庄村的土地丈量工作。而且三人之所以能够顺利从谭庄村索要到财物,也正是利用了谭庄村村干部的谭庄村归三人管,以后会有求于三人,不敢得罪其的心理。正如谭庄村村主任李宾的所证,“祁某某是片长,我不敢不听他的”、“王某某是包村干部,我不能得罪”。
(2)承包土地被淹补偿只是三人索要贿赂的借口,所得的实质还是贿款。首先,根据证人李宾的、杨喜军证言以及三被告人的供述,所谓土地承包只是三被告人为日后土地升值牟利而强行向谭庄村提出的借口,承包协议既未按照应有的程序通过村民大会批准等合法形式取得,也未实际确定具体位置,根本未实际履行。按照李宾的证言,谭庄村根本就没有机动地可供承包。也就是说根本就没有三被告人所承包的5亩土地的存在,更谈不上这5亩地被淹而获得补偿了。其次,三被告人没有按照正常的占地补偿程序去确认面积、领取补偿,而是直接领走现金,未履行任何手续。第三,按照谭庄村的土地补偿标准每亩4000元计算,5亩地应得补偿款2万元,远远低于三被告人得到的7万元。因此,所谓承包土地的补偿款根本就是三被告人向辖区村庄索要钱物的一种借口,其行为侵犯了其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的廉洁性,本质上就是受贿所得。
(3)关于数额。本案属于行贿人的贿款明确分送给多名受贿人,按照个人实际所得数额更能实现罪行相适应,故应按各被告人所得钱数来确定其受贿数额。此外,王某某、李某某在签订承包协议时各出资5000元交给了谭庄村,并用于该村公务支出,故应从其得到的贿款中减去该5000元。因此本案祁某某的受贿数额为25300元,王某某的受贿数额为24900元,李某某的受贿数额为9800元。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