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段××与××无缝钢管制造公司确认劳动关系案

2014-09-09 16:25:40 来源: 本站

 

段××与××无缝钢管制造公司确认劳动关系案
----劳动合同单独约定试用期无效;对劳动仲裁提起诉讼的应全案审理
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李 筠 刘 勇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邯郸县人民法院(2013)邯县民初字第1187号民事判决
二审判决书: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邯市民二终字第1035号民事判决
2、案由:劳动争议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无缝钢管制造公司
法定代表人魏××
委托代理人王律师
被告(被上诉人)段××
委托代理人常律师
4、审级:二审
5、审判机关及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邯郸县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王辰力;审判员:牛少广;陪审员:王伟伟
二审法院: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李运才;代理审判决员:徐海燕、刘 勇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2013年8月19日
二审审结时间:2014年1月28日
(二)一审情况
1、一审诉辩主张
(1)原告诉称:段××父亲段×于2012年11月11日在107国道因交通事故死亡。段××以段×在去我公司上班途中为由主张与我公司有劳动关系,并申请邯郸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段×因在车祸前已被我公司辞退,与我公司没有劳动关系。段×以前在其他企业被辞退后隐瞒了不适合从事我公司工作的身体状况,于2012年9月上旬来我公司处,安排到一车间加热炉从事拨料岗位工作,因不能胜任工作,被一车间退回人力资源部,我公司本应立即辞退,为慎重起见,进一步在工作中观察没有立即辞退,9月14日调整到二车间煤气炉上煤工作岗位又经过一段时间试用、观察,发现仍不能胜任工作,且一车间反映其言谈举止与常人不同,精神表现不正常属实。二车间于2012年11月4日退回人力资源部。次日人力资源部将辞退通知书送达本人,通知其“到人力资源部办结离职交接手续,即日起解除与××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用工关系。”自6日起就不再有劳动关系,其11日因车祸身亡,虽在我公司附近但不是上班途中。此时已不存在与我公司有劳动关系问题。根据劳动法,劳动合同法之相关规定,自2012年11月5日送达辞退通知那一刻起,就不存在劳动关系了,为此起诉法院请求:①确认段××父亲段×生前已被我公司辞退,与我公司没有劳动关系;②诉讼费由段××承担。
(2)被告辩称:①××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所述辞退现象不存在,段××父亲段×从未签订辞退手续,××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也没有向段××父亲送达辞退手续;②××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给段××父亲8天工资,辞退书是5号辞退的,明显不符。综上××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所述的不是事实。
2、一审事实和证据
邯郸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段××父亲段×于2012年9月1日到××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处工作。2012年11月11日7时许,段×在××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门口处发生负次要责任的交通事故,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2013年1月24日邯郸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邯县劳人仲案(2013)第001号裁决书裁决××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和段××父亲段×生前存在劳动关系。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提供如下证据:1、2012年11月5日辞退通知书原件1份;2、2012年12月20日××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证明1份;3、2012年9月1日和9月15日新聘员工分配通知及试用期评定表原件各1份;4、段×考勤表1份;5、证人董某某、聂某某、魏某某、袁某某出庭作证;6、考勤月报表1份、公司财务证明1份证明××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和段××亲属段×于2012年11月5日已经解除劳动关系。
段××提供了如下证据:1、段××与段×亲属关系证明及户口本、身份证复印件各1份;2、证人李某某(未出庭)证明1份;3、段×的银行卡及银行转账明细1份证明××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和段×劳动关系存在。
3、一审判案理由
邯郸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段××父亲段×于2012年9月1日到××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处工作。××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提供的辞退通知书是单方书证,证人均是有利害关系的本单位员工,其效力不足以证明××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于2012年11月5日与段××父亲段×解除了劳动关系。××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诉求段××父亲段×生前已被其辞退,不存在劳动关系,邯郸县人民法院对该诉请不予支持。
4、一审定案结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1)驳回原告××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的诉讼请求。
(2)被告之父段×生前与原告存在劳动关系。
(三)二审诉辩主张
××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不服一审判决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主要上诉理由,1、解除劳动关系是法律赋予企业的用人权利,段×经试用不合格,又经调换工作仍不能胜任,我公司依法按公司的用人制度辞退,程序合法,且法律并无明文规定解除试用不合格人员要求必须书面送达。2、我公司在一审期间提交了多份证据,且证据之间,形成证据链,相互印证,完全能证明本案的事实。3、被上诉人在一审期间并未提交有力的证据证明其在被辞退后还在我公司上诉班。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我公司与段××父亲段×不存在劳动关系。
被上诉人段××委托代理人口头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上诉人在一审中所提交的证据均为内部职工的证人证言,不足以采信。上诉人不能证明2012年11月5日与段×解除劳动合同达成一致意见。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四)二审事实和证据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根据一审卷宗材料和二审庭审除一审查明的事实外,还查明2012年9月1日段×到××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处工作,双方签订《新聘员工分配通知及试用期评定表》,该评定表记载段×于2012年9月1日到一车间加热炉工作试用期三个月。后双方又于2012年9月15日再次签订《新聘员工分配通知及试用期评定表》,该评定表记载段×于2012年9月15日到二车间煤气炉上煤工试用期三个月。
(五)二审判案理由
关于××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与段×是否解除劳动关系的问题。上诉人××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与段×之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仅通过《新聘员工分配通知及试用期评定表》两次约定三个月的试用期。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条、第十九条之规定,用工单位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且在劳动合同中不得单独约定试用期,上述在《新聘员工分配通知及试用期评定表》约定的试用期不成立,××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与段×自2012年9月1日起双方建立劳动关系,该期限应视为劳动合同期限。上诉人××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提出段×因不能胜任单位安排的工作,于2012年11月5日向段×下达了《辞退通知书》,但未向法庭提交证据证明已送达段×本人,且最后一笔劳动报酬的支付时间为2012年11月27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劳动者不能胜任工作,经过培训或者调整工作岗位,仍不能胜任工作的,用人单位应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者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工资后,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的规定。××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提出2012年11月5日已解除与段×的劳动关系不成立,段×2012年11月11日因交通事故死亡,应确认××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与段×在2012年9月1日至2012年11月11日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本案系劳动争议案件,当事人对劳动争议案件仲裁裁决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对于提起诉讼的劳动争议案件,劳动仲裁裁决自始未发生法律效力,人民法院应当对当事人提起的诉讼请求进行全面审理,并在判决主文中对劳动争议仲裁申请人申请的事项予以处理,因此本案原审法院在判决中驳回××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诉讼请求不妥,本院予以撤销。
(六)二审定案结论
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错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1、撤销河北省邯郸县人民法院(2013)邯县民初字第1187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即驳回原告××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的诉讼请求。
2、变更河北省邯郸县人民法院(2013)邯县民初字第1187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为××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与段××父亲段×在2012年9月1日至2012年11月11日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一审案件受理费1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共计20元,由××无缝钢管制造公司公司负担
(七)解说
1、用工单位与劳动者应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单独约定试用期无效。
劳动合同的试用期是指劳动关系双方当事人在建立劳动关系时,依照法律规定,在自愿平等、协商一致的基础上在劳动合同期限内特别约定的一个供双方当事人互相考察的期限。试用期作为劳动关系双方以最低限度降低风险相互考察对方的一种手段,不仅可以帮助用人单位考察劳动者的能力,劳动者也可以借此期间了解用人单位提供的劳动条件。
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十九条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在劳动合同中可以约定试用期,但最长不得超过6个月。试用期包含在劳动合同期限内,劳动合同仅约定试用期的,试用期不成立,该期限为劳动合同期限。试用期是建立在劳动合同基础上的,不是劳动合同独立的一部分,如果没有劳动合同的存在,就不可能存在试用期。劳动者在试用期内享受一切劳动权,这些权利应当包括劳动报酬取得权、获得劳动安全卫生保护权、接受职业技能培训权、享受社会保险和社会福利权、提请劳动争议处理权以及其他劳动法律法规规定的各项劳动权。
对于在试用期内解除劳动合同,劳动关系双方都有解除劳动合同的权利。劳动者可以根据《劳动法》第三十二条,《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随时通知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劳动合同法》在赋予劳动者单方面的解除权同时,也赋予了用人单位单方面的解除权,以保障用人单位的用工自主权,但为了防止用人单位滥用解除权,在立法上严格限定了用人单位与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的条件,只有用人单位在证明劳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并向劳动者说明理由后,才能解除劳动合同:(1)在试用期间被证明有不符合录用条件的;(2)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3)严重失职,营私舞弊,给用人单位造成重大损害的;(4)劳动者同与其他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对完成单位的工作任务造成严重影响,或者经用人单位提出,拒不改正的;(5)劳动者以欺诈、胁迫的手段使用人单位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劳动合同致使劳动合同无效的;(6)劳动者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7)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8)劳动者不能胜任工作,经过培训或者调整工作岗位,仍不能胜任工作的。除上述规定的情形外,用人单位不得解除劳动合同。
2、当事人对劳动仲裁裁决不服,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全面审理。
劳动争议仲裁是指劳动争议仲裁机构对当事人请求解决的劳动争议,依法居中公断的执法行为。就其法律属性而言,是一种兼有行政性和准司法性的执法行为。由于是具有行政性执法行为的性质,因此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仲裁裁决也具有一定的行政性质,并不具有最终解决争议的效力。当事人一旦对仲裁裁决中的一部分事项不服,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人民法院按照全面审理和独立审判的原则,就要对该劳动争议的全部内容进行审理,仲裁的前置性只是体现在劳动争议的解决程序上,仲裁的裁决对于人民法院没有约束力,人民法院也不能因为当事人仅仅对于一部分事项不服提起诉讼,而对其他事项不予审理。因此人民法院应当对当事人劳动争议仲裁的请求进行全面审理,并在判决主文中对劳动争议仲裁申请的事项予以处理,而不能以驳回原告诉讼请求或支持原告诉讼请求等方式表述。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